聪明人买车,只选这4种车险,多了都是浪费钱!劳务成本与劳务收入资产减值损失

我的母亲

车轮下呻吟的我
小孩子也会焦虑
我们为何如此愚蠢

母亲在世界上是最温暖的字眼。

我的母亲同其他人的母亲一样,是非常平凡的,但又是伟大的,她用那双勤劳的双手,支撑起我们这温暖的家。

我一直不敢写关于母亲的文章,因为我觉得无论我怎样的用言语表达,都会显得苍白无力,都是对这份爱的淡化,只告诉自己,爱如禅意,只须用心来语。可是,发生在那年夏天的一件事,再一次深深地触动了我,使我不得不拿起笔来,写出我内心的感受和回忆。

记得数年前有一次,因喝了点酒骑摩托车撞到树上,母亲知道后来看我,母亲的手一直轻轻地抚摸着我的伤处,轻声说:“这么大了,怎么这么不小心啊?疼不疼?再去上点儿药,别让妈着急。”听着母亲的话,看着母亲心疼的样子,她自己虽然重病在身,但心里仍然关心她的孩子,我的泪在眼里打转,使我再次体会到:天下最亲的人是母亲,天下最伟大的爱是母爱。

一件让我终身难忘的事,一幕令人无法忘记的情景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。

那是二十几年前的事,那年,我刚好十岁,在那个年代,什么东西都是紧俏的物品,特别是肉就更难买到,于是,家里便养了一头猪,以备春节在外工作的父亲回家时,好杀猪吃肉过年。

我的弟弟比我只小7岁多,其实,母亲对我们一样的爱,但受传统观念意识的影响,却在自觉和不自觉中对弟弟偏爱一点,从小我就是个不善言辞的人,但心里老是在想:难道我真的不是母亲所生,越发对母亲对我的爱产生怀疑。

然而,就在那年的夏天的一个下午,我和我的邻居伙伴去麦田采猪草,因为我发现那里有猪喜欢吃的“苦苦草”,但这里离家足有五公里路,且又紧挨着水边,那伙伴拿的袋子小,一小会儿就采满了,他叫我回去,我让他先走了,当我采满一袋子猪草抬头看天色已晚,整个水边就我一人,我急忙往家赶,当我走到一片小树林时,只听到远处有人在喊我的名字,是妈妈,听着母亲在呼唤我的名字,真地仿佛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的天籁之音,我顿时不再感到孤单和害怕,加快脚步,边答应着边奔向母亲。只见天色越来越暗,当我跑到母亲的面前,看见母亲软软地坐在那里,有两个阿姨在扶着妈妈,我举着满袋子的猪草高兴地说:“妈妈,你看,我采了这么多猪爱吃的苦苦草。”只见母亲泪流满面的说:“妈不要你去采什么猪草,妈要你平平安安地回家。”说着,紧紧拉着我的手,生怕我再离开,同来的阿姨说:“你妈看你这么晚没回来,都快急死了,一路踉跄着,喊着你的名字,找你,听到你的应声,立刻跌坐在那里,再也走不动了。”

看着母亲那唯恐失去我的伤心样子,顿时,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我急忙搀起母亲,连声说:“妈,别哭了,我没事,走,咱回家。”我深知,我母亲的性格是很坚强的,更是一个聪慧的人,像个男人,从我记事起就认为她不应该做母亲,倒像个严父,可今天,她害怕的孩子晚上遇到什么危险,而牵挂担心的落下了眼泪,此时,我感到内疚、悔恨,妈妈如此的对我,可我却再怀疑她对我的爱。虽然,姥姥不止一次的对我说:“你妈生你的时候差点儿连命都没了。”可当我问起妈妈,她却说:“提那干吗?我早就忘了。”我要感激含辛茹苦的母亲,她不仅给予我血肉之躯,而且教我懂得了世间的很多道理。

我知道,妈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,因为她最疼我,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称号。

因为上帝不能亲自到每家,所以她创造了母亲。

几年来,母亲的白发,蹒跚的步履,一直萦绕在心头,特别是我现在早就为人之父,便更加体会到做母亲的辛苦和牵念。

有人曾说过,一个人把东西吃剩下一小口再给你,那是儿女;而一个人只吃一小口,甚至舍不得吃就给你,一定是母亲。我认为,这话说得太有哲理了。母亲带给我们的爱,远远超过了任何一样东西。

我们的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因而,我们要感谢父母,是他们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,让我们看到了美丽的风景,听到了悠扬的音乐,有了自己的情感,也有了爱恨情仇。

责任编辑:聪明人买车,只选这4种车险,多了都是浪费钱!